Alina

【神奇动物在哪里】— Abandon & Guard

CP:Credence Barebone/Original Percival Graves

设定:真部长在被囚禁之前就已与Credence认识,并且发现了他是Obscurus,但Gellert Grindelwald并不知晓。

警告:OOC!!!

只看过一次电影,有什么不对的,麻烦大家告诉我,谢谢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Chapter 1:Lost

〘本章出现的Graves实为Gellert Grindelwald,只有出现在Credence回忆里的Graves才是真部长〙

“Mr. Graves…”Credence驮着背怯怯的看着巷子内的男人,他想问那天的约定他是不是忘记了,还是他反悔了,但他实在太害怕知道真相了。

“Credence,我的男孩,我需要你的帮助… ”Graves握住Credence的手臂,大拇指缓缓摩挲着,“Can you help me?”他看着Credence的眼睛,用低沉的嗓音说着。

“是的先生!是的!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……”Credence微微前倾着身体,仰着头。

“我需要你帮我寻找一个孩子…”

“孩子…?”

“是的,我需要你帮我找十岁以下的男孩或女孩,也许是女孩,帮我找到她,我需要她。”Graves紧握着Credence的手臂将他拉近,低沉的声音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能力。

“是的先生,是的…”Credence觉得自己的胃在翻滚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莫名的有种頭暈想要呕吐的冲动。

…………

Credence昏昏沉沉的回到了「家」,有时候他会想也许这里就是所谓的「地狱」,是他这种人所应待的地方。

他轻轻的踏上台阶,绕过餐厅,努力不发出声音,希望能够顺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“你去哪里了?又一次的晚归。”冷漠刺骨的女声在他背后响起。

他缩了缩脖颈,微微颤抖着身体转过身。

“母亲…”

女人伸出手。

他低下头,解开腰上的皮带,递到女人的手里,默默地跪下,手心朝上的举起双手。

皮带冰冷的触感,一下又一下的落在掌心、手臂上,他低着头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。

直到皮带砸在他腰上,然后落在地板上时,他才敢捡起皮带,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…………

隔天一大早,Credence就跟着他母亲和两位妹妹,一起去了纽约最大的报社,找到了老板Henry Shaw, Sr。

他听到自己的母亲情绪激昂的说要揭露巫师的存在。

Credence倍感恐慌,着急着想要见到Graves先生,告诉他这件事情。

不过,好在老板不相信母亲说的话,觉得他们一家都是疯子,打算把他们赶出去。

Credence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而这时,老板的儿子,同时也是参议员的Herny Shaw, Jr,却突然走向了Credence,凑近他的耳朵,嗤笑道“你和你的那些传单,都应该丢进垃圾桶里,那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,垃圾。”

Credence哽着一口气,他感觉体内有种能量在沸腾,仿佛即将从他的身体里喷发出去。

他转过头去,死命的瞪着他。

但她的妹妹Modesty却走了过来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,Credence愣了一下,冷淡的看了Herny Shaw, Jr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…………

几天后,Herny Shaw, Jr死在了自己的演讲台上。

而Graves又一次找到了Credence,询问他寻找Obscurus的进展。

并兴奋的告诉他,他确信纽约出现了一个Obscurus,他还强调年龄不会超过十岁,就在Credence的身边,要求他帮助他找到那个孩子。

Credence觉得似乎那里有了问题,Graves先生之前不是才跟他说过他是Obscurus吗?

那么,他为什么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?

而且,摧毁建筑,伤害别人,甚至还杀了人……

这是不对的……

所以说Obscurus是怪物,而不是……巫师?

“那么,如果超过十岁……”

“不可能,”Graves伸出手抚上Credence的脸“要是超过十岁早就死了,总之,留意十岁以下的孩子,好吗,Credence?”

Credence怯懦的低下头。

“我做不到......我不能......”

“你可以的,Credence。”Graves摩挲着Credence的脸,大拇指和食指扣住他的下巴,将他的脸轻轻抬起,看着他的眼睛蛊惑着“我能看到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会在一起。等你找到Obscurus,就可以结束这个一切了。”

Graves离开时留下一个三角形的挂坠。

Credence看着他消失的地方,感觉像是坠落在冰冷的河中,被冷得动弹不得。

如果Obscurus真的不能活过十岁,那么自己就不是Obscurus了?所以,之前是Graves先生弄错了?

那么,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做的?

如果是……

他猛地摇了摇头,想把这想法甩掉,却反而感到更加的恐惧。

…………

隔天,仿佛噩梦成真似的。

Credence看着母亲拿着手里的魔杖,对着他和Modesty愤怒的咆哮着。

“这东西是谁的?!”

Credence感到一阵恐惧,可是他无法解释,他觉得这次自己可能真的会死。

“皮带给我。”母亲看着Credence狠狠地折断了魔杖。

Credence颤抖着抬起手,扯下腰间的皮带,递到母亲手中。

他脸上不停的落下眼泪,心中不断的乞求着。

Graves先生……

这时,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。

“那是我的!”Modesty焦急的说着。

母亲错愕的盯着她,眼神变得更加的愤怒。

Credence感到莫名的恐慌,他不能让Modesty也承受到母亲的暴怒,他想他必须保护Modesty,他不能让她和自己一样……

Credence盯着眼前的女人,母亲不该是这样的……

他放任自己的思想,不再继续压抑自己的情绪,突然有一种轻松感。

突然一股烟雾冒出,缠绕上面前的女人,猛然地将她拎到了空中,再狠狠地摔到了地上。

Modesty瞪大了眼睛,吓得尖叫出声。

Credence顿时恢复了一些神识,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仍是一片混乱,他踉踉跄跄的逃到了大街上,躲进了小巷子里。

他紧紧握住那个冰凉的挂坠,急切的想要见到Graves先生

Graves先生……

他在内心不断地哭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。

“告诉我Credence,你的那个妹妹,她在哪,告诉我!”Graves猛然出现在巷子里,抓着Credence的肩膀急切的问。

Credence控制不住的哭着。

他真的杀了人了,他是个可怕的怪物……

他仰着头淌着泪,对着Graves哀求着。

“我不知道......我害怕......帮帮我......求你......”

对,Graves先生说过能教导Obscurus控制力量的,他不想要变成怪物……

Graves一巴掌扇在了Credence脸上,脸颊火辣辣的疼,疼得让他停止了哭泣。

“告诉我!你的那个小妹妹,她在哪?”Graves恶狠狠的问道。

Credence楞楞地的看着Graves。

他的妹妹……Modesty?

他带着Graves去了一栋破旧的公寓。

空气里满是霉味,他沉默的跟在Graves身后,一步一步的踏上楼梯。

“带我离开,求你。”他绝望的乞求着。

“你是个哑炮,Credence。”Graves站在楼梯顶层轻声的说。

“什......”

“你的家人有魔法,而你没有。”Graves抬高了声音,转过身背着光站着。

Credence抬起头眯起眼睛,他看向Graves的脸,只看到了一团光晕,根本分辨不出脸上的表情。

“你的母亲死了,这已经是你最大的幸运了。”Graves说完便转身离开。

轰!

Credence看着Graves头也不回的走掉,感觉自己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他的手紧紧抓着楼梯的扶手,双眼盯着Graves离开的方向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

他不敢相信这一切……

他不敢相信眼前如此冷酷无情的男人,才是真正的Graves先生。

那么那个当初跪在泥泞的街道上,安慰他、拥抱他、亲吻他的Graves先生,全都只是假象吗?那个既温暖又温柔的男人,都只是他的妄想吗?

还是这一切都只是个骗局?!

轰!

Credence觉得无力,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觉得自己内心的痛楚与愤怒,逼得他快要发疯。

周围的砖块一块一块的从墙面上分离飞起,墙上的尘土纷纷落下。

他看到Graves跑了回来,一脸惊愕的看着他。

“我想我欠你一个道歉,Credence。”

“我是那么的信任你!”

Credence声嘶力竭的吼着,用他最绝望的声音尖叫着。

“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!我还以为你喜欢我!”

啊啊啊!

Credence内心深处长年压抑着力量,在这一刻全都释放了出来。

他的内心曾经有多么的痛苦,那股力量现在就有多么的可怕。

…………

Credence化成一团巨大的,夹杂着些许红色的黑雾,穿梭在纽约的大街上,摧毁着眼前所能看见的一切。

他看到Graves追了过来,对着他喊着“让我帮你Credence!我可以帮你!”

Credence绝望的将他撞飞出去。

他不想看见他……

比起被皮带鞭打的疼,和被羞辱的愤怒,甚至是被人殴打的痛苦,都远远比不上被那个人欺骗的痛楚,那比死还要难受。

他想逃……

往地面下的地铁站冲去,沿着隧道穿梭,最后化为人形卷缩在墙角,头埋在双膝间,绝望的抽泣着。

“Credence,”这时一个提着皮箱的青年缓缓的向他挪了过来“我没有恶意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Credence微微抬起头,又向墙角里缩了缩。

“我遇到过一个女孩,她和你一样是Obscurus。我可以帮......”青年突然被咒飞了出去,Graves将一叠咒语甩到了他身上。

“不!”Credence害怕的腾空而起,在地铁站内横冲直撞。

这时一个女人冲进了地铁站。

“你可以控制的Credence!”

Credence停住了,这个女人似乎救过自己的命。

“我可以控制,但是我不想。”

“不要相信那个人,他只是想利用你!”那个女人继续说。

Credence又一次看向了那个男人,Graves先生……

他看见Graves深邃的黑色眼睛,眼底倒影着自己,脸上是难掩的激动。

“不,Credence我可以解释,让我解释。”

然而一群人突然涌进了地铁站,每人手里都高高举着一根魔杖。

Credence看到Graves对着他们生气的吼着。

他看着他,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,但他还是想要问他一些问题,想要听他解释……

可下一秒,他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。

无数咒语落在了自己身上,耀眼的白光在撕裂自己的身体。

他听见有人喊了一声“不!”

不知道是不是Graves先生,他默默地想着。

Credence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穿透、撕裂。

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慢慢的涣散,他想也许这次,自己是真的要死了。

他努力的睁开眼,想要看清楚Graves先生的身影,可是眼前的人,没有一个是他。

你在哪里?

我连最后一眼都见不到你了吗?

Where are you, Mr. Graves?

“Where are you……”

破碎的话语,飘荡在地铁站内,没有人听见。

更没有人看见几缕黑雾向地铁站上飘去……

TBC

❤(ӦvӦ。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